一听东姝这语调,王嬷嬷面色更不好看了。

  结果,孟南乔却是重重的咳嗽了两声。

  妹妹笑的这么好看,这老东西,在那里甩脸子给谁看呢。

  “王嬷嬷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的话,回太太身边伺候着吧,我这里可是贡不起王嬷嬷这样大的佛。”孟南乔其实很少会如此的冷脸说话。

  王嬷嬷一听,还吓了一跳。

  老实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垂着头,声音沉沉的:“回少奶奶,太太也是惦记着少奶奶的,这不,知道少奶奶身体不好,特意把前些时候刚得的三十年参送了过来。”

  王嬷嬷说完之后,就把参递了过来。

  秋鸣过去接了一下。

  原本是想给孟南乔看的。

  结果,东姝却是在一边,歪着头似乎带着几分好奇地说道:“姐姐,我还没看过这么好的参呢,让我先瞧瞧呗。”

  孟南乔原本对这个就不感兴趣。

  他们如今这样,不过就是因为,东姝扣了杜家琰。

  不然,还送参?

  不送终就不错了。

  孟南乔不在意这些,只在乎妹妹好不好。

  此时一听东姝有兴趣,原本崩着的冷面,也展开了几分:“拿去拿去,拿着玩,我这身子骨,可是吃不了这么补的东西,可别把我吃坏了。”

  早上送过来的食材,孟南乔让秋鸣,一样一样用银针试过了才用的。

  如今来的这根参?

  孟南乔不稀罕,更不想用。

  妹妹喜欢,拿去玩好了。

  王嬷嬷一听孟南乔这样说,心里一突突。

  从前,好声好气,怎么样都很好说话的少奶奶,这是……

  变了?

  王嬷嬷不敢抬头,只能在心里猜测着。

  而东姝从秋鸣手里接通过了盒子,打开看了一眼。

  智脑扫过之后,东姝心下冷笑,面上却不显。

  “参是好人,就是送参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好人了。”东姝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之后,转手把参又递给了秋鸣:“行了,杜家少爷也不容易,再找只鸡,把参炖了给杜家少爷补补身体。”

  王嬷嬷一听这话,吓得一张老脸死灰一片。

  反应过来之后,猛的扑了过来,拦着秋鸣:“这这这不太好吧,这是太太对少奶奶的心意,这少奶奶身体还虚着呢。”

  孟南乔原本不不想用这根参,如今一听东姝语调不对,而且还把参用在了杜家琰的身上,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这参有问题。

  虽然不知道小妹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

  但是,孟南乔相信小妹。

  小妹虽然变得陌生了些,但是骨子里还是有她熟悉的感觉。

  也许,从前小妹只是隐忍不发。

  如今看着自己病倒了,终是忍不住了。

  又或者是因为,那天小妹做的噩梦。

  不过原因是什么不重要。

  小妹还是小妹。

  但是,别的什么人,就不一定了。

  思及此,孟南乔面色更冷几分。

  “太太的好意,我可受不起,让她的宝贝儿子受着吧。”孟南乔一句话,便是不再给王嬷嬷多说的机会。

  王嬷嬷可是知道这根参有问题。

  外面可是添了一层的砒霜。

  太太说了,这姐妹两个不让她的儿子好过,那她就让她们死。

  所以,这参万万不能让杜家琰吃了啊。

  看着秋鸣真打算把这个拿去炖参,王嬷嬷顾不上其它的,抢过盒子,抱着就跑。

  “贼心不死。”看着落荒而逃的王嬷嬷,孟南乔眉眼深深。

  咬着牙说了一句,转过头去看夏蝉。

  “笔墨找出来。”孟南乔从前因为要照顾妹妹,又因为女子在这个世道艰难。

  所以,便是心里有和离的想法,但是却从来没付诸行动。

  再加上她身子骨弱,真和离出去,说不好,还需要小妹照顾着她。

  可是如今……

  再不和离,她们姐妹怕是要被弄死了。

  这样的杜家,她不想待了。

  东姝一听,便明白孟南乔的意思。

  原本还以为,劝她和离,还有些困难。

  如今看来,也不是。

  孟南乔比原主性子更加的坚韧。

  她不想和离,估计是怕世道艰难,养不好妹妹。

  可是如今妹妹变得厉害了些,她自己的身体也好了不少。

  再加上,杜家不想当人了。

  几重刺激之下,孟南乔便是不想和离,也得和离了。

  夏蝉不太明白,孟南乔找纸笔是做什么。

  不过主子吩咐,她还是老实的去准备了。

  东姝跟在身后,看着孟南乔摊开纸,大笔一挥。

  孟南乔从前在闺中也读了不少的书。

  原主的读书认字启蒙,都是得承于孟南乔。

  说孟南乔是才女,是夸张了些。

  但是读书写字,完全不成问题。

  孟南乔看着柔弱,但是写的字,却是格外的大气。

  只是因为病弱,所以撑不了多久。

  写一会儿,便要休息一下。

  一封和离书写完,夏蝉吓了一跳。

  而东姝则是在心里筹谋着,要怎么样成功和离,离开这个不做人的杜家。

  还有就是,让谁来主持着杜家的和离。

  毕竟,杜家好歹还是六品官员,知县怕是不敢碰他们家的事情。

  可是知府……

  又是杜家的岳家。

  毕竟还有个钱姨娘。

  东姝在心里琢磨着,以杜家琰为威胁,倒是可以成功和离,但是还涉及到孟南乔的嫁妆问题。

  没钱的话,东姝倒是不怕。

  但是该是他们的东西,东姝一样也不会放手。

  这就需要有一个人比杜家更有权势的人来主持,杜家才不会耍小心机。

  可是找谁呢?

  “小嫣想什么呢?”孟南乔写完之后,让夏蝉先收了起来。

  见东姝一直盯着纸看不说话,不由笑着问了一句。

  她折腾了一圈也累了,这会儿坐在椅子上,呼吸还有些重。

  “姐姐想好了吗?”需要想办法的事情,东姝并不准备说。

  只想着孟南乔不后悔,那么其它的事情,交给她来做。

  东姝不怕当坏人。

  这坏人,又不是当了一回两回的。

  只要孟南乔愿意,一切好说。

  听到东姝这样问,孟南乔看了看门口的位置,厚重的帘子挡了外面的寒气。

  但是,不需要看,也知道,外面如今是一片冰冷的白。

  就像是她失去孩子那年的冬天,外面的雪,也是这样的冷,就像是她孟南乔的心一样。

  :。:

欢迎大家访问:日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rzxiaoshuo.com/book/61172/2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