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我们之间并不存在任何和解的可能,这是我们生来就注定的命运,我们永远会爱上同一个男人,渴望得到同一样东西,并最终在同一个命运的召唤下走到最无法回头的残酷瞬间。”

  主上沉痛地说着:“当然,在最终决战到来以前,我不允许任何人杀害她,叶家也不可以!”

  “你会忌惮叶家的废物?那些东西,我都不放在眼里。”

  叶无道露出轻蔑的笑容。

  主上只是转身。

  它的身体因为与生俱来的丑陋,甚至不能称之为人,但是它的身体表面却布满常人无法想象的强大力量。

  它是唯一的存在,真正的最强的存在。

  叶无道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不能轻易离开叶家。

  他必须随时随地陪在这个疯狂的灵魂身边,确保它的心智不会毁掉整个世界。

  当然,如果叶伊能够杀死它,完成几千万年来都没有完成的融合,那将是整个世界的幸运。

  不过叶无道更清楚地知道,融合并非所有人以为得那么轻松简单。

  那是一个充满不可控的危险进程。

  “有时候,我也会觉得微妙。”叶无道说,“生命究竟要残酷到什么地步,才能孕育出如此极端的生物,但是同时又赋予它完美得让人不敢相信的灿烂。”

  “因为生命生来就不是完整的。”

  主上的声音仿佛从地下传来一样。

  它是最扭曲和最丑陋的存在,但也是时间最纯粹的开始。

  “终有一天,我会让他明白,我才是最适合他的人,他从始至终爱着的是我不是我的另一半灵魂。”

  “可惜,到现在为止,他都不喜欢这个发展,不是吗?”

  “他会接受现实的,等我成功完成融合以后。”

  主上阴嗖嗖地说着。

  它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知道自己要怎么做才能得到梦寐以求的成功。

  叶无道只是叹息。

  这个世界越来越疯狂了。

  然而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的人却连世界正在走向疯狂这一点都意识不到,能够意识到这些的人却又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的都把这种危险的感觉当成是错觉或是精神过敏,甚至将恐惧的感觉转化为灵感,创作丧尸、末世、核战后题材的小说电影游戏,却不知道这些感觉是地球向寄居在它身上的人类发出的警告。

  “或许,我们真的错了。”

  叶无道突然说:“人类或者真的无药可救。”

  “我很意外,”主上说,“你这样的绝世聪明,居然到这时候才发现这个问题。”

  “因为我太聪明,反而容易忽略一些显而易见的线索。”

  叶无道温和地说着。

  主上这次终于不做声了。

  它静静地走在黑暗中,就像它之前几百万年一直都做的事情那样。

  ……

  ……

  叶伊又一次做了噩梦。

  自从在黑暗中看到自己的前世竟然是个杀戮成性的魔女并且最终死在战海霆的前世手中后,她便时常会不受控制地梦见许多陌生又残忍的记忆。

  但是无一例外,这些记忆中都会有爱情和背叛,并且每一次都是——

  “为什么会这样?”

  叶伊抓着心口。

  噩梦让她累得喘不过气。

  “主人……”

  小绿伸出长着小叶子的手指,轻轻抚摸叶伊的额头:“你为什么看起来很难过?”

  “因为我是真的很难过。”

  叶伊抱住小绿:“小绿,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主人,你想知道什么?”

  “你曾经无数次被你的母亲吞噬又被她重新孕育出来,你会有过去的无数次轮回的记忆吗?”

  小绿愣住。

  它太单纯以至于无法理解这个问题的复杂,瞪大眼睛想了很久,这才可怜巴巴地说:“不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母亲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吞噬你?”

  “不知道……”

  小绿还是很茫然:“也许是因为营养不够用,需要用我的营养帮它度过旱季吧。”

  基因本就是极端利己主义,小绿虽然是草木精灵,却是生来就理解生存对其他生命的唯一性和必要性,所以它本质并不恨母亲对自己的残酷对待,不过偶尔也会因为生命的本能对母亲的做法有所诟病。

  当然,现在母树已经死去,它也不再耿耿当年的事情。

  叶伊无奈,摸了摸小绿的脑袋,准备继续睡一会。

  这时,小白突然钻进被窝,软绵绵热烘烘的身体让叶伊很喜欢,抱着它,说:“小白怎么突然跑到我床上?这里可是泰国清迈,非常炎热的。”

  “所以才要到主人的床上。”小白软糯地说着,“这里冷气最充沛。”

  “你这小精灵鬼!”

  叶伊轻弹小白的脑袋。

  小白露出委屈巴巴的眼神:“主人……”

  “好啦好啦!”

  叶伊无语地摸着小白的脑袋:“你这小孩纸,真是没啥好说的。”

  “主人,不要这样对小白,小白是真的好喜欢主人!”

  小白又开始撒娇。

  叶伊简直崩溃,只能抱着这只超大号的小奶猫,轻轻地柔柔的,和它靠着一起睡。

  小绿也跳到小白的身边,躺在小白软绵绵的肚皮上,感受时间独一无二的温软大毛褥。

  甚至连腾蛇也跑来了。

  它厚颜无耻的赖在小白身上,美其名曰:“我这是为主人考验你,你一定要通过考验哦!”

  “呜呜呜……”

  小白意识到自己被欺负,发出委屈地呜咽。

  叶伊于是训斥腾蛇:“小白才多大年纪,你怎么就能随便欺负他!”

  “就是因为它海还是个孩子,我才必须更加努力的帮主人教育它!所谓三岁看老,小时候不好好教育,长大以后可就——”

  “你确实是个教育界的反面案例。”

  叶伊掐住腾蛇的脖子:“要是你还是个手指粗的时候我就好好教育你,你现在至于这么油嘴滑舌没有半点正经吗!不过不要紧,我们还可以重新开始。”

  “……”

  腾蛇愣住,然后惊叫起来:“不要啊啊啊!主人!不要这样对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呜呜呜!”

  “呵!”

  叶伊冷笑一声,手法加重三分。

欢迎大家访问:日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rzxiaoshuo.com/book/61308/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