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臣听得心头就是一凛,只觉得脖子凉飕飕的。

????他们刚才在宫墙上都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些铁骑是如何的彪悍善战,又是如何的冷酷嗜血,一个个都像猛兽似的,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人情味儿,绝非京城的军人能比。

????但是,这么训练有素、冷血善战的铁骑,真是那个愚钝、无能的千梦同所能建立的?

????他们不相信,只是,谁又敢把这话说出来?

????“证据呢?”一名皇室宗亲却是憋不住了,出声质疑,“你有何证据能证明这些不敢露脸的骑兵乃是皇上下令组建的?”

????“我和太子就是证明。”君尽欢平静的道,“当然,你也可以等皇上醒过来以后再亲自向皇上求证。”

????反对太子一党忍不住在心里骂,如果皇上能醒过来,你和太子焉能如此嚣张?

????“空口无凭。”那名皇室宗亲甩袖,哼笑,“没有皇上的手谕、书信等,单凭你的一面之辞,无法服众。”

????“哦,除了你,还有谁不信?谁不服?”君尽欢目光从众臣的脸上一一划过,一如既往的微笑让接触到他目光的臣子无不心惊肉跳。

????“我们信大人,信太子。”君尽欢的人立刻出声,斩钉截铁。

????“很好。”君尽欢微笑,盯着那些凑在一起的反tài zǐ dǎng,“你们呢?”

????那些人纷纷避开他的目光,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今天是太子登基的重要日子,太子的安全必须要得到保证,”君尽欢道,“所以,这些铁骑一定要守在太子身边,谁想拦的,大可以试试。”

????他说着,迈开脚步继续往前走。

????“君大人——”大内侍卫统领后退几步,却还是拦在他的面前,“没有皇上的命令,卑职不能让这些骑兵进宫。”

????君尽欢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盯着他:“太子就是皇上,而我是太子的父亲,太子说到底也是要听我的,我的命令就是皇上的命令,你要违抗我的命令么?”

????在场的臣子无不抽气,哪怕是君尽欢的人,也在这一刻被惊到了。

????所有人都能想到太子一旦登基,君尽欢就相当于太上皇,权势滔天,但是,没有人想到像他这样的人居然会当众说得这么直白、强硬、叛逆,这简直就是……攥权!

????大内侍卫统领面色急变,下意识的看向众人,把不准该怎么做。

????“哈哈哈——”这时,那名公开质疑君尽欢的皇室宗亲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君尽欢道,“你的真面目终于暴露了!我就知道,你哪里是什么君子、忠臣,你分明就是一只觊觎皇权的白眼狼,扮演好人这么多年为的就是这一刻,我有理由怀疑给皇上下毒的就是你……”

????突然“嗖”的一声响起来,一枝利箭就在这时候从众人的头顶上破空划过,深深射进他的胸膛里。

????鲜血喷溅。

????他捂着胸口,踉跄后退,倒在同僚的身上,一双眼睛震惊的看着君尽欢。

????所有人也都惊骇的看着君尽欢,这箭是君尽欢身后的一名骑兵所射,射得突然,射得凶残,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污蔑我就是污蔑太子,污蔑太子就是伤害太子,”君尽欢平静的道,“我说过,太子的近卫军可以就地格杀任何伤害太子的人。”

????那名皇室宗亲哆嗦着手指:“你、你、你这个……”

????他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再度一软,没了气息,那双眼睛却还是睁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谁还想污蔑太子?”君尽欢扫视众臣。

????众臣无不畏惧,反太子一党畏惧中带着愤怒,却也是敢怒不敢言。

????君尽欢冷笑一声,继续迈步朝前走。

????大内侍卫统领皱眉,眼里也有不悦之色,然而他看了看君尽欢身后那黑压压的铁骑,在心里盘算了自己与对方的战力差距,再想想这皇宫以后就是太子、君尽欢的家了,便低下头来,退到一边,不敢再说什么。

????君尽欢从容前行,悠然的就像漫步在自家庭院里,从他的身上,谁能看出他在为皇上、皇后中毒病倒的事情担忧?

????众臣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知道今天的君尽欢也许才是真正的君尽欢……这样一个人,实在太可怕了。

????从皇宫大门到凤栖宫很远,君尽欢没有坐轿子或骑马,就这样一直走过去,众臣疲累不堪却不敢说话,只有千懿福实在走不动了,才坐着轿子,紧紧跟在君尽欢的身边。

????待君尽欢来到凤栖宫时已近午时,皇后早已昏迷过去,太医直言禀明:“皇后娘娘之前是被强行唤醒,眼下已经到了极限,接下来恐怕要昏迷上很长时间了,我等也不确定娘娘何时才能醒来。”

????君尽欢道:“你们可有查到皇上、皇后是吃了何物或用了何物才中毒的?”

????太医摇头:“我等检查了凤栖宫和御善房的所有物品,没有发现毒药的痕迹。”

????君尽欢看向太监总管、内务府总管等人:“下毒之人一定就是当晚待在凤栖宫里的宫人和奴才,你们就没能查出任何线索?”

????太监总管道:“我等都一一盘问过了,没有查到任何线索,而且,没有皇后、公主或您的命令,咱们也不好随便抓人和用刑,还请大人指示。”

????“既然没有人承认,那就全抓了,一个一个的拷问。”君尽欢淡淡道,“不能提供线索或招供凶手的,就直接杀了,留着祸害。”

????太监总管听得心头就是一紧,小心翼翼的道:“当天晚上待在凤栖宫的宫人和奴才林林总总的有几十人呢,有好几个还是公主带进宫的,都要拷问或杀掉么?”

????“当然。”君尽欢道,“即使有些人没有参与谋害皇上、皇后和公主,但他们没有侍候和保护好主子,又不能提供任何有用的线索,同样也是死罪。”

????他看向千懿福,柔声道:“福儿,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千懿福靠在他的身上,昏昏沉沉的,半点不想动弹,开口就道:“嗯,一切都听你的。”

????君尽欢于是下令:“赶紧将所有人都抓了,换一批新的宫人过来。”

????凤栖宫的宫人、千梦同身边的宫人以及千懿福带进宫的人都见过真正的君运来,而他这次带进皇宫的太子却是君运来的“替身”,为了防止这个“替身”的秘密曝光,当然是把这些宫人、奴才全杀了最好。

????太监总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听到君尽欢的命令后却还是心脏一抽一抽的,怕得慌,这个君大人下达这么残忍的命令却还能没事人一样,这种水平……简直能跟先帝千秋业相比了。

????就这样的,当着众多皇亲国戚、王公大臣的面,这两日来一直待在凤栖宫的数十名宫人和千懿福的侍从全被拉了出去,他们、她们一个个哭着求着,叫得极其悲惨,却没能换来君尽欢夫妇的半点怜悯和手软。

????众臣将这一幕看在眼里,齐齐噤声,有的人双腿都在发软了,这样的君尽欢绝对是刻意向他们展示他冷酷、无情的一面——这是一种警告。

????君尽欢在警告他们别招惹他,别违逆他,否则,他谁都敢杀。20

欢迎大家访问:日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rzxiaoshuo.com/book/61333/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