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首肯,这事情也就好处理了,不过对于惩治沈卿的方式,顾灼华还是有些拿不准,毕竟曾经两人关系还算不错,顾灼华也曾被她帮过,要是真的下狠手,怕只会让沈卿更恨她。

????顾灼华几乎将在垂云阁时那些折腾人的小恶作剧全都回忆了一遍,也没能确定该用哪一个来对付沈卿。

????不算好看的字写了又抹去,纸团不经意间便已经扔了一地。

????竹枝蹲下身收拾着一地的纸团,却并未打开看。见顾灼华似乎为什么事情而苦恼,便开口问了出来。

????“姑娘这是在愁什么?平日里少见姑娘写字,而今一坐就是半个时辰,也该歇歇了。”

????将桌上的最后一张纸揉作一团,抛起又接住,顾灼华微微皱着眉趴在桌上看向竹枝,出声询问。

????“你说该怎么处置沈卿才好呢?毕竟是唐喻斟的女人,又是兵部尚书的女儿,轻也不是重也不是的,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只要不留下把柄被人议论即可。侯爷也曾说过,姑娘您本不必受辱,即便是您不处置沈才人,小侯爷或是王上,也不会放任自流的。”

????次日,顾灼华起了个大早,便直接进了沈卿宫中。此刻的沈卿并未更衣,也未上妆,看起来倒是有些没精神。倒是更让顾灼华有了兴致,环视周围并未见着香屏,便直接将坐在了本该属于沈卿的主位。

????“沈卿,从储秀宫到栖梧宫,我已经忍了你很久。当初的那一巴掌,确实是我该受的,不过这一次你竟敢把心思动到苍鹭身上,借此构陷。你明知道苍鹭身份特殊,一旦出了这样的事便事无异于打王上的脸!”

????顾灼华抓起手边的茶盏便直接摔碎,清脆的声响十分刺耳,倒也是让沈卿见识到了她顾灼华并不是个任人宰割的傻丫头。

????只是再怎么样,也还是无法改变顾灼华在她心里的丑恶。沈卿冷笑着拍手称赞道。

????“这拂袖冷眼的模样,还真是有几分皇后的气势啊。只可惜,再怎么装扮还是一股子风尘味。你最好记得,你是出身风尘的野种!而今能坐上王位,靠的不过是你那身子和脸蛋。没什么可炫耀的。”红楼之孤王有疾

????话音未落,便又是抬手要打。

????又是这个词,顾灼华从小最恨的,便是旁人说她是个没爹没娘的野种。好好的计划在这一瞬间完全被抛之脑后。

????若不是之前毫无提防,又怎会挨了那一巴掌。顾灼华当即握住沈卿的手腕,另一只手狠狠的打了沈卿一巴掌,随后扼住她的喉咙将她逼到墙角。

????“野种又如何?王后的位置不一样是我的?我一日不死,这位置你便得不到!至于唐喻斟的真心,更是痴心妄想。你这么可怜,我却不想放过你,不如把你赶出宫去?”

????“你敢!我是王上看中的人,即便是你也不能……”

????说未说完,沈卿便好像忽然脱了力,就连抓住顾灼华衣袖的手都已然滑落。顾灼华从未杀过人,也从未如此威胁过谁,见沈卿如此,她忽然就有些慌乱,松开手后退一步,眼睁睁的看着沈卿倒在地上。

????此刻,香屏才不知从何处跑了过来,一把将顾灼华推得远远的,眼中满是恨意。

????“好狠毒的心!你竟要杀了她!我已经让人去请王上和御医了,若是娘娘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便是粉身碎骨!”

????“是么?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亏得自小以来经历的恐吓,顾灼华此刻倒是并不担心,大不了就是被赶出宫,她正巧乐意至极。

????坐在一边等候了半刻,来的却只有一个御医,上前诊脉便花费了好一会儿,直到再三确定后才开口告知。

????“沈才人这是喜脉啊!刚满一月,正是不大稳定的时候,待老臣给沈才人开个安胎的方子,日日服用便无大碍。平日里要多注意些饮食和情绪,莫要因小失大。”

????香屏站在一边听得仔细,顾灼华却是坐不下去了。唐喻斟八成是为了包庇她故意不来的,只是这孩子的事,还是得让他知道才行。

????希望这家伙不会因为孩子生她的气。

????“我可能,处理的不大好……不过归根结底还是你的原因!我真的没打算动手,但是她说的话实在难听,我一时没忍住。我打的是脸,谁知道竟然还打出一个孩子来!御医说孩子已经一个月了,恭喜王上,后继有人。”极品透视学生〔极品黄金瞳〕

????顾灼华一脸气鼓鼓的模样说了这么几句,却是把唐喻斟听笑了。

????“就算是要选继承人,我就是从外戚中挑选,也不会选她的儿子,王后大可放心。身孕一事不必在意,孤王来处理。”

????原本以为会面临一顿教训的,谁知道竟然半点重话都没有。顾灼华心中暗喜,却又怀疑唐喻斟是不是还有什么计划等着她。

????“王上?那毕竟是你儿子,你真的就不在意?”

????“先帝的儿子有十几个,有养在身边亲自教授的,有养在后宫中的,还有养在行宫,每逢年宴才能见上一面的。你觉得他更在意谁?”

????可怕的皇家啊,顾灼华做出感叹后便要离开,谁知唐喻斟却忽然站起身拉住她的手臂,一脸神秘的笑道。

????“不说这些了,还有一件为你准备的礼物,或许可以让你开怀一笑。”

????从御书房到含章殿,唐喻斟都未曾放开她的手臂,就像是小时候握着风筝,想要它飞,又担心它再也不回来。

????进殿后,唐喻斟便捂住了顾灼华的眼睛,低声问道。

????“猜猜会是什么。”

????这要怎么猜?顾灼华一头雾水之时,忽然听到了一声稚嫩的鹤鸣,还有振翅和水流的细微声响,像极了垂云阁的那一对儿仙鹤。有些迫不及待的拉开唐喻斟的手,果然看到两只仙鹤正在戏水。

????“是鹤儿!看起来破壳不过两月,刚刚长成黑白翎羽,不过看起来,更显灵动可爱。仙鹤在重南可是难得一见的,你竟然如此轻易的送给我?”

????“准确来说,是赔礼。你的后院,不该空着。”

????——内容来自

????。

2

欢迎大家访问:日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rzxiaoshuo.com/book/64315/1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