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5章我知道错了

小说:侯府娇宠 作者:朵彦彦 我要报错
  蓬乱长发盖住脸,一双眼睛循着发丝空隙望着秦芝芝,尽是害怕。

  和秦妙相处十几年,眼神从来都是自视甚高瞧不起人的,何曾胆怯?

  “妙妙,我是芝芝。”

  说罢,秦芝芝朝前走去,却见秦妙颤的更厉害,不停摆手。

  “别过来!我错了,别打我,求你别打。”

  呜咽溢出,死死咬唇,双手环抱缩成一团。

  双臂从袖口伸出,鞭痕触目惊心,鲜血已经凝固,就像红色蚯蚓爬满臂腕。

  “你不认识我了?我是你堂姐。”

  说到这,秦芝芝顿住,墩身而下,扬手按在她的肩上。

  “啊!别打了,我知道错了。”

  仅仅肩膀碰到,秦妙就哭嚎起来,馒头也不吃了,扶着土地像起身,直往另一个角落去。

  秦芝芝清楚的看到,她的左腿瘸了,脚踝血痕一片,皮已开裂,肉都翻出来。

  好像脚筋被挑了,难怪瘸了一条腿。

  秦妙没有回江南,留在京城,更得罪了人。惨遭狠手,被人挑断脚筋,鞭打至此,理智全无,已是疯癫。

  不认识她,更不知道自己是谁。

  秦芝芝神色更复杂,对秦妙,她一直没有好印象。

  落到这步田地,估计做了坏事,否则,谁没事对个姑娘下手?

  秦芝芝看了眼天色,手微微握紧,最终道,“你在这别跑。”

  她住的村子离土地庙不远,回去拿件干净衣裳,再拿些馍馍。

  总之,秦妙不能留在京城,可她该怎么告诉四婶?

  就连她偷溜出来,都是瞒着父母,只留一封书信。

  依四婶的性子,见女儿如此,定怪罪到舒姐姐头上。那等蛮横性子,定觉的人在京城,秦家就该负责。

  到时候闹起来,叫人瞧笑话。

  出庙的那刻,秦芝芝的心很沉重,在齐京讨生活很不容易,一不小心得罪贵家,就是秦妙的下场。

  念及以往,在谢大人面前,她真的逾距了。

  你以为的好,不过是你以为,天冷了,给他送披风,希望他不要受寒。

  落在旁人眼里,不守规矩大逆不道!打死都不值得同情。

  现在想来,谢大人没有杀她,留她一命,却是仁慈。

  可她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秦妙的出现更提醒她,执意留在京城,就要万分小心。

  秦芝芝迅速走着,到了村子西边,走入栅栏,朝大娘问了声好。

  她住的是一间杂屋,之前放零散的东西,她租住后,稍微收拾下,放置一张床和衣柜。

  她的衣服不多,翻出一件后,又去灶屋拿了四个馍馍。

  大叔负责运果子,大娘在田间耕作,她有时候帮大娘下地。

  不付她工钱,允她吃喝。

  “芝芝,你去哪?回来时去地里,豆子要浇水了。”

  秦芝芝一边往外走一边应着,“好,我马上就回!”

  说罢,她飞快跑了出去。

  大娘纳闷,这丫头忙什么,跑这么快?

  很快,秦芝芝跑进土地庙,“妙妙。”

  轻唤一声,没有任何动静,她探头去瞧,哪有秦妙的身影?

  前被妇人打,后被人发现,这里已不安全,所以走了。

  即便痴傻疯癫,对危险的感觉,是人的本能。

  秦芝芝又在土地庙附近找,这么走了,迟早死。

  可是,人不在,以她的能力,在京城找个乱跑的人,谈何容易?

  找舒姐姐帮忙?

  念头一晃而过,很快就被她否决,不行。

  如果她去找舒姐姐,就会知道,非但秦妙私自留下,她也留下。

  到时候,把两人一起送回江南。

  不行,她在这里有正事。况且,她接近谢大人,并非见不得光的法子。

  一步步,哪怕他正眼不瞧她,大不了她在旁边守着。

  他没成婚,只要未出阁的姑娘,都能有那份心思。

  不祈求回报,只要她的眸中,能有他的身影就好。

  思及此,秦芝芝彻底灭去找秦云舒的念头,不一会走出土地庙,朝村子走。

  她已经尽到本分,秦妙今后怎样,是生是死,她无能为力。

  人生充满选择,留在齐京,是秦妙的选择。

  如今凄惨,也是选择后的结果。选这条路的那刻,就该做好准备。

  天黑的很早,当夜幕降临时,秦芝芝浇了菜水,而秦云舒做了一双袜子,从孙花妮屋中出来。

  今日,她不在母亲院中用膳,打算在主院吃。

  然而,当她走到府中大道,才知瑾言下午出府,现在还没回来。

  “若有人传话回来,奴才立即禀告。”

  秦云舒点头,随即转身朝主院走。

  这双袜子用棉料做的,依照瑾言双脚大小,入手十分暖和。

  现在的天还不能穿,过些时日就行了,等他回来给她试试。

  这是她第一次做袜子,从裁剪到缝制,没有任何花样,仅仅缝制,就费了她好长时间。

  针线走向已尽量控制,不搁脚。

  好几次孙花妮都看不下去,给她纠正过来,又怕她扎到手。

  索性,总算给她做成了。

  “夫人,奴婢开始做晚膳?”

  柳意在院门旁等着,见到秦云舒立即福身行礼。

  “嗯,四个就成,蒸点玉米。”

  话落,她又朝灶屋走,“柳意,你在边上瞧着,我来做一道。”

  柳意的眼睛瞪的滴溜溜圆,不是吧,夫人亲自下厨?

  还是算了吧?那手艺,和针线活有的一比。

  然而,等她进了灶头,发现夫人兴致很浓,不忍扫兴。

  柳意原先做四个菜连带煮饭,最多一炷香,现在用了三倍时间。

  秦云舒前后做了三次,才稍微掌握火候,没有烧焦,盐放的也适中,就是菜色不好看。

  “侯夫人。”

  菜已起锅,就在这时,大管事在灶屋前等着,夜幕降临,月色照耀。

  因一场暴雨,今日比昨日冷多了。

  “孙侍卫传话,侯爷今晚不回了,在兵营商讨要事。”

  秦云舒心一沉,今天很早就回来,她在花妮屋中时,他走了,晚上也不回了。

  见他白日回来早,她还以为能一起用晚膳。

  “嗯,退下吧。”

  最终,她摆手,而后转身,“柳意,咱们吃。”

  柳意清楚,这些饭菜为侯爷备下,烧了这么久,更是她第一次见夫人下厨。

  即便不好吃,侯爷也该尝尝。

  “夫人,您做的这道菜,要不留着,等明日侯爷回来,热给他吃?”

欢迎大家访问:日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rzxiaoshuo.com/book/64538/825/